竹藤中心 > 竹藤产业 > 产业动态

调查:安吉竹制品出口出口负增长背后

 
 
 
  把竹子导入纺织产业,以拓展市场空间
  一些地板企业开始涉足竹木家具行业
 
  把竹子导入纺织产业,以拓展市场空间
  一些地板企业开始涉足竹木家具行业
  6月21日的上午,浙江安吉谈竹庄纤维有限公司董事长毛才清给几位同行打了一圈电话,约好中午11点半前集中开会。
 
  一个看似寻常的会议通知,却在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内,集中了当地十余家同类企业。他们开始商量成立竹纤维行业协会、共同摸索价格自律和行业规范的办法,他们希望找到新的市场……“与每个行业一样,我们这个行业也存在价格竞争,但竞争的结果是大家都没钱赚,甚至会失去原有的市场。”会上一家企业负责人提出,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大家共同努力,一起应对新的市场变化。
 
  这些反应,称得上是浙江竹制品企业面对市场危机的一个集体反应。除了竹纤维产品,其他竹制品的出口现状眼下不容乐观,安吉绿洲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外贸部负责人李小姐透露,公司的竹窗帘、竹凉席和竹工艺品等产品的出口量逐年下降,厉害时降幅高达40%。
 
  安吉商务局对竹制品出口市场做过专门的统计,今年1-5月安吉竹木制品出口总值9405万美元,同比下降3%,也就是平时人们所说的“负增长”。调查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和北美市场对竹制品的需求量一直较大,但安吉企业出口这两个市场的总值却在不断下滑,浙江竹制品企业的产品在这些市场上的占有率日渐萎缩。
 
  都说“世界竹子看中国,中国竹子看浙江,浙江竹子看安吉”,那么,这个3%的“负增长”是否反映了浙江竹制品产业的现状?素有环保、低碳之称的竹制品产业前景究竟如何?在这个行业里的人们看到危机了吗?他们又是如何应对的?
 
 
  “负增长”说明了什么?
 
  安吉商务局一直关注竹制品出口的情况。据统计,今年1-5月安吉竹木制品出口总值9405万美元,同比下降3%。
 
  类似的“负增长”并非首次发生。安吉商务局一工作人员透露,2008年安吉竹编织品出口达到顶峰,全年累计出口10435万美元,同比增长31.5%,占到竹木制品出口总额的43.4%,接近一半;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竹编出口下滑,累计出口8454万美元,同比下降19.0%,占到竹木制品出口总额的41.7%,比上年度减少1.7个百分点;2010年在外贸整体形势持续复苏的大背景下,竹编出口不升反降,1-6月出口4531万美元,同比下降2.7%,低于竹制品整体出口增幅20.6个百分点,低于全县出口平均增幅52个百分点,在竹制品整体出口中所占比例下滑到38.4%。
 
  对于这些数据变化,安吉绿洲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外贸部负责人李小姐有着切身体会。李小姐说,该公司的客户遍布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这些国家的顾客对产品的环保和质量都要求很高,而竹制品的发霉处理环节又是一大技术难题,有时往往可能因一个小细节就失去一位客户。竹编织品尽管本身经熏蒸、杀毒除虫及上漆等处理,但在一定环境下仍可能发霉,这是竹编织品的一个最大缺点。因此,其产品使用范围受局限,基本适用于干燥、寒冷地区,这对竹编织品市场开拓也是一个制约,同时因发霉等质量原因对市场需求的打击也很大。
 
  “我们的产品出口量在逐年萎缩,平均每年下降10%-20%,最严重时下降40%。”面对这样的变化,公司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转椅之类的非竹制品生产上,李小姐提到了一个细节,公司原来的名字里有“竹制品”三个字,今年年初则把它拿掉了,直接更名为“安吉绿洲家居用品有限公司”。
 
  李小姐认为,公司这样及时调整经营范围,既是应变也是无奈之举,因为竹制品的生意太难做。她打了个比方,如果有客户与她谈业务,一旦其他同行得知,很可能就会有人用压价来争取客人。
 
  “假设我开发了一个市场,顾客愿意花3美元/平方米的价格来买我的竹席,那么其他企业知道后会出更低的价格来争取客人,最后这个价格一降再降,甚至跌到2美元/平方米。”价格竞争的结果是产品质量的下降,从而导致最终失去顾客。
 
  另一位同行则表示,由于受竹子的材料特点及加工工艺的影响,其产品做工及精细程度还不如线类、棉类及毛类等编织品,因此在编织品类别中只能算低档产品系列,可替代性产品较多,比如竹地毯与竹窗帘就很容易被棉布地毯及窗帘替代;竹餐垫及竹墙纸等产品,也都可以被其他同类产品替代。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竹编产品的市场占有量。
 
 
丢失的海外市场
 
  竹木制品出口总值下降,该行业里单纯做外贸的出口企业感受到的压力更大。不少企业发现,来自马来西亚和北美的客户越来越少了。是什么让企业丢失了市场?他们开始寻找答案……
 
  安吉市商务局的分析报告显示,2008年与2009年亚洲一直是安吉县竹编产品第一大出口市场,其中马来西亚的贡献最大,这两年分别对其出口2328万美元与1499万美元。但从2009年开始,对马来西亚市场出口急剧下滑,当年出口降幅明显大于其他市场降幅,而2010年上半年对其仅出口507万美元,同比下降17.9%,落后于日本市场93万美元,退居出口亚洲的第二大市场。同时,对北美市场的出口下滑得也很厉害。2009年经受住了金融危机考验的北美市场也出现了下滑趋势,2010年上半年对北美市场出口1105万美元,同比下降16.3%,其中美国1013万美元,同比下降16.4%,降幅较大。
 
  “这些年来,全国各地的竹制品产业都在发展,例如江苏、安徽等地的竹制品企业也在抢占外贸出口市场,这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浙江竹木制品出口的市场份额。”对于业内人士的这个说法,绿宁竹木业有限公司的张哲玮则有不同意见,他认为没有完整的产业链是制约浙江竹木制品出口企业的一个重要因素。
 
  绿宁竹木业有限公司以生产竹窗帘、竹地毯、竹餐垫等竹制产品为主,公司根据订单来生产,接到订单后一般会在约定的时间(通常一个月左右)完工交货。如今,就算有订单来,公司有时也不敢接,因为原材料的持续供应存在问题。“原材料涨价,人工涨价,就算这些因素都能被克服,但拿不到原材料也没办法。”张哲玮说,企业生产所需的上游原材料为竹丝,然而一些生产竹丝的企业,因竹丝价格上涨而捂货惜售,另外客观存在的一些生产因素也影响了竹丝产量。
 
  翻开张哲玮的出货报表,今年1月至今,出货量为40柜,而去年同期出货量为63柜。“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开拓内销市场是必然的。”张哲玮做出这个决定时,很多同行已经在国内市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他得想出更新更好的办法才有可能突围。
 
  “与外商打交道多年,我们学到了很多。”令张哲玮感受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位客户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很高,他用图表的方式来描绘产品,将各个细节都表述到位。“严谨是质量的根本,这种严谨的处理办法让我们在执行过程中可以把细节做得更好。”张哲玮认为,不管是做外销还是做内销,这一招会让他终身受用。
 
 
  
     “合作”会是一条出路吗?
 
  浙江安吉谈竹庄纤维有限公司董事长毛才清认为,外销市场变小了并不可怕,他们公司原来出口和内销的业务各占50%,如今出口比例越来越小,但在他看来,总体市场份额却越变越大。
 
  毛才清有一套不一样的计算公式。据他介绍,有公开数据显示,全国竹制品出口总值约500亿美元,但纺织品的出口总值则高达3万亿美元。“我们把竹纤维做成衣服、毛巾、被子,这样就将竹制品导入了纺织品中。”毛才清的意思是,这样一来竹纤维制品的市场空间迅速拓宽了数倍,市场空间其实很大,就看企业如何开发了。
 
  安吉天下竹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喻元平感叹道:“不是没有市场,而是缺少懂市场推广的人。”喻元平在公司的一楼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展厅,用来陈列上千种竹纤维产品,还设置了专门的样板房(未来的门店模样,供代理商参考),他希望借此推广企业品牌。
 
  “品牌很重要!”别看喻元平进入竹纤维行业才短短3年,他的品牌意识一直十分明晰。在他看来,由于这个行业技术含量相对较低,进入门槛也不高,容易造成企业一窝蜂而上的局面。据不完全统计,安吉从事竹纤维制品生产销售的大小企业有100多家。如果大家生产的产品千篇一律,在市场需求有限的情况下,价格战自然在所难免。据悉,竹丝原材料几乎占了成品成本的一半,竹丝的市场价格越来越高,而成品售价却因行业内竞争而变得越来越低,这势必会导致企业为了维持生存而偷工减料,最终失去市场。
 
  “我们要打响自己的品牌,提高产品附加值。”喻元平认为,提高产品的设计质量及产品本身质量都是品牌建设的基础。但是,如果一家企业单独投入设计费用,显然不如集体投入、成果共享来得更实惠。这也是喻元平热衷于参加同行聚会的原因,他觉得这个行业需要一个平台,不管是协会还是联盟,能把大家团结起来就会产生合心力,他需要找到推广市场的人手。
 
  “拥有一个共同的品牌是一件好事,如果人们一想到要买竹纤维产品,就想到浙江,这就体现了品牌力量。”中国纺织天竹产业联合会副秘书谢立仁指出,当企业共同拥有一个品牌后,再打造自身个性化的品牌也是一条出路。
 
 
      竹子“变形”找市场
 
  安吉竹天下鞋服厂从2004年开始研发竹纤维、竹炭,开发天然、环保、绿色、低碳、健康的环保鞋,经多年反复研究试制、用户试穿,终于推出了能够解决脚湿、脚闷、脚臭问题的鞋子。中国纺织天竹产业联合会副秘书谢立仁碰到这家鞋厂的董事长李星海时,多次建议他把鞋子摆进同行的专卖店中去卖,以扩大销路。
 
  “你的产品拥有专利知识产权,没有人能仿冒,不然你可以告他。”谢立仁说,眼下不少竹纤维企业都开出了大量的专卖店,不妨借助同行现有的销售网络推广鞋子。
 
  谢立仁的建议触到了李星海的心扉,这恰恰反映了这个行业的内销困境。
 
  “我们这个行业,就像一个刚刚发育的孩子,需要很多的支持。”李星海说,人们对竹制品尤其是竹纤维制品的认知还不是十分的成熟,而且由于竹纤维制品价格相对偏高,市场接受度尚未完全打开。“同样一条短裤,竹纤维的短裤就比一般的棉短裤贵。你说,如果我把5元一斤的高山绿色蔬菜和2元一斤的大棚蔬菜放在你面前,你会选择哪一个呢?”李星海的意思是,面对不同的消费人群,价格还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要想办法让竹纤维产品的性价比更高,从而赢得消费者的青睐。
 
  浙江安吉谈竹庄纤维有限公司董事长毛才清另辟蹊径寻找新市场,他的企业成立了谈竹庄科技研发中心,加大新型竹纤维产品和竹液态衍生产品的研发,引进以海归博士后为带头人的科研团队,专门研发竹液态衍生产品。“有技术含量的新产品附加值高,在这些产品中,人们看不到竹子的形状了,我们只是提取了竹子的因子,但是市场需要它,利润也会理想一些。”毛才清坚信创新就会拥有新的市场。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安吉人,毛才清与竹子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还有很多梦想,他要发挥谈竹庄营销中心的优势,做大谈竹庄旅游连锁大卖场,计划将目前全国各地900多家专卖店进行资源整合,让更多安吉特产品牌进入谈竹庄专卖店,争取三年内使500家谈竹庄专卖店变成大卖场;接下来还将建立谈竹庄物流配送中心,扩展业务。
 
  另外,毛才清还将成立谈竹庄文化创意公司,将竹文化、茶文化融合到企业运营中,将谈竹庄打造成竹产业行业中的“国美”、“苏宁”。
 
 
   未来的发展也需支撑点
 
  企业的发展和市场的开拓,除了机遇与企业自身的努力外,有时也需要强有力的支撑点。
 
  本报记者在实地走访安吉的竹制品企业时,浙江永裕竹业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天振竹木有限公司的工厂让人印象深刻。这两家企业的生产流水线十分的忙碌,企业相关负责人在提到“逆势上扬的出口业绩”时,很是自豪。
 
  “我们的产品特色鲜明,竹地板、竹家具、竹沙发三大系列产品是公司的核心支柱。”浙江永裕竹业股份有限公司张伟华特别提到了公司拥有12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多条国际一流生产流水线,具备年产350万平方米竹地板和20万套高档竹家具的生产能力。业内人士认为,同样是竹制品行业,竹木地板和家具因为行业标准明晰,促进了企业发展,于是相继涌现出上规模的企业。
 
  像竹纤维行业,因为没有相关的标准,对竹纤维物的色牢度、弹性等都没有统一的规定,导致其在出口时会遇到重重障碍。6月21日,在毛才清召集的会议上,十几位企业家都一致提到,如果协会成立,大家要集中力量制订行业标准。其实不仅仅是竹纤维行业,政府、企业、高校以及科研院所,应联合建立竹编织品的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等,规范产品质量,使产品向标准化方向努力,抢占行业制高点。
 
  在接受采访时,几乎所有的竹制品企业负责人都认为,随着全球低碳经济浪潮的兴起及“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倡导,竹产业“以竹代木”步伐将进一步加快,竹产业的市场前景会更广阔,竹产业的发展大有可为。但是,企业家必须明白,未来的发展不仅仅是传统的、粗糙的、低端的、资源消耗型的产品加工,而是体现科技含量最大化的综合利用。
 
  有专家提出,政府部门应当加大科研投入,一方面引导企业不断开发新产品,形成产品梯队,拉开产品档次,不断向精细化、高档化产品方向发展;另外政府要不断加大竹编产品防霉等加工工艺和技术方面的科研投入,不断提高竹子的利用率。
 
 
笔名: